本站地址: http://jtzxxx.3xy.com.cn
800张条子堆起教育不公平的样本

  据《现代快报》报道,南京雨花区实验幼儿园招生家长彻夜排长队。后来,记者又发现,想进收费低且条件好的公办幼儿园,除了“占坑”排队之外,还有人是靠权力和关系,凭形形色色的“条子”。南京一家知名的公办幼儿园只招80人,“条子”却收了800张。在园长的办公桌上,各种“条子”堆起来比《辞海》还要厚。

  幼儿园招收80个孩子,却收到各类领导写来的800张条子。这是当下中国学前教育资源供不应求的尖锐体现。按照国家近年来的政策,学前教育不属于义务教育,国家的财政支持力度有限,鼓励社会力量办学。可是中国正处在大规模城市化的进程中,脱乡入城的新市民和农民工的数量快速增长,城市所能提供的幼儿教育在总量上供不应求,“入园难”成为很多家长头疼的事情。

  可以想见,800张条子不可能全部发挥作用,“领导”的意图在名额限制面前也无能为力。这更凸显了优质教育资源的稀缺性。当然,资源再稀缺也可以按照公开、公正、公平的办法来进行招录,而现实却是双轨并行:一部分人在前门排大队,另一部分人在后门递条子。前门排队的人和走后门的人谁能在博弈中占得上风,结果是不言而喻的,“潜规则”的大行其道,意味着教育公平难以实现。

  其实,如果把南京市公立和私立的幼儿园都算上,入园名额总量上的缺口并不大,可是家长们都想进收费相对低廉、师资力量强大的公立幼儿园,于是展开了“八仙过海,各显神通”的比拼。原先,媒体上报道较多的是“入小学”和“小升初”的择校大战,现在战火已经全面燃向学前教育。

  这是一个一刻也不能松气的“大争之世”,每个窗口、每个台阶、每道门槛、每处院落里都充斥着攒动的人头、急切的眼神和明暗的交易,高强度的竞争是社会滚滚向前的不竭动力,是提升效率的有效法门,但在游戏规则远未完善的前提下,畸形竞争也带来了无穷的内幕和黑洞,其对人心的荼毒和秩序的重创不可低估。大到投资上百亿的国家重点建设项目,小到一家幼儿园的开门迎新,概莫能外。对于这些非正常的“竞争”现象,国家不能坐视不管。

  那么幼儿园的“占坑”和“条子”现象有解吗?答案是肯定的。正在征求意见的《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》中,学前教育的问题已经得到了重视,并且对症下药地开出了药方:一方面是确立了政府主导、社会参与、公办民办并举的办园体制。另一方面是实行成本合理分担机制,对家庭经济困难的幼儿入园给予财政补助,制定学前教育办园标准和收费标准。《纲要》中所提的办法或许并不新奇,却真正抓住了学前教育的弊端所在。“政府主导”的责任明确了,公立园一路萎缩之势也就该扭转了;办园标准和收费标准明确了,幼儿园之间你追我赶的收费竞赛或可得到遏制。

  800张条子厚过《辞海》,生动形象地把教育公平的议题摆在了社会面前。在今年的全国“两会”上,教育公平是代表、委员们热议的焦点。在《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》中,关于“公平”的论述贯穿于全文。能够被社会精英们宣之于口,能够被教育部门行之于文,这当然是好事,意味着教育公平有望实现,但形形色色的不公平现象并非一日之“功”,也并非没有遭到过媒体的猛烈抨击,它的顽固存在说明光有口诛笔伐是远远不够的,更重要的是把实践中的阻力一点一滴地消除,把《纲要》上的计划原原本本地落实。
 
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