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地址: http://yxsgzx.3xy.com.cn
奇异的《仕女图》

   他叫钱圣贤,原名钱富贵,后来有了钱,捐钱买了一个专管收税的师爷,觉得名字俗气,就改了名。他为了配上这名字,也像文人雅士一样,开始收集字画,几年下来,倒也做得有模有样。
    一天,他到百姓家收税,有户人家叫张常德,以前是个拖欠户,这次他却很快的交了钱。钱圣贤心中惊奇:以往拖拖拉拉,今天这么爽快,说不定有什么名堂。于是磨磨蹭蹭、扯东扯西,挨到午饭时间。张常德客气地留他吃饭,他笑眯眯的答应了。张常德无奈,只好让妻子准备饭菜。饭菜端上来,宾主落座,张常德十一岁的儿子在一旁说道:“爹爹,怎么不给客人上酒呀?”张常德脸一冷,刚要训斥儿子,转头看见钱圣贤笑眯眯的看着自己,只得对儿子说:“去,把爹床头木箱里的酒拿来!”。二人等酒之际,互听室内传来重物倾倒的声音,接着便传来孩子的啼哭。二人急忙赶到后室。发现张常德儿子跌倒在地,旁边一口木箱倾轧在他身上。钱圣贤赶紧去搬木箱,低头翻起木箱之时,发现箱内有一幅转轴,纸色有些年纪。钱圣贤刚想伸手拿画,却被张常德抢在手里。张常德对钱圣贤嘿嘿一笑,携住钱的手说:“钱爷,我们喝酒,这可是我珍藏多年的女儿红啊。”钱圣贤一甩手,道“这酒不喝也罢,你把手里的画给我看看……我免你税钱咋样?”张常德一脸为难,看钱圣贤脸色渐冷,只得同意。
     钱圣贤小心翼翼的打开画卷,发现这是一幅《仕女图》。这幅《仕女图》不同于平常的《仕女图》,一般的《仕女图》注重的是仕女的脸部表情和形态,而这幅图却只有一个仕女的背影。在一轮明月的辉映下,那个仕女聘聘婷婷的走向一片幽深的竹林。整个画面有一种神秘朦胧感,让人心生遐想,又似若有所失。钱圣贤一下被画镇住了,拿着画不撒手。一旁的张常德急得直搓手。钱圣贤问:“我知你家境贫寒,又从哪里得到这样的字画……怕不是偷来的吧?” 张常德变了脸色,急忙辩解:“我这是祖上传下来的,钱爷可别乱说,传出去不好……”“哦,你祖上有这东西?……”钱圣贤狐疑的看着张常德,一边暗暗打主意:这画不是凡品,一定要弄到它。
    二人匆匆饭罢。钱圣贤说:“我看你家境贫寒,这画留在你处,也没有什么用,不如我出五两银子,你把它卖给我吧?”张常德满脸难色,不作回答。钱圣贤心中不悦,说道:“我给二十两银子,这该行了吧?”张常德脸露戚容,说:“不是我不肯,实是祖上传下来的,再多的银子也不能变卖……之前,我已经出卖了另外一幅字画,这已经是我最后一幅了,再买对不起祖上啊……”钱圣贤听他如此,没有再说话,便起身回衙。
    过了几天,一队官兵忽然闯入张常德的家,说奉县衙命令,缉拿偷盗钱府财物的盗贼。翻箱倒柜寻找,终于“人赃并获”,张常德被押解到县衙,遭受严刑拷打,回家后又伤又恼,终于水米不进,临终前嘱告他十一岁的儿子,自己是遭钱圣贤陷害,要儿子给他报仇,说完,即含恨死去。
    一晃数年过去,钱圣贤已经是太平县县令。一日独坐书房,想起自己的藏品,心中暗暗得意。不由打开珍藏字画的笼箱,找到那幅《仕女图》,认真把赏起来。但见那仕女虽只是露出微侧的背影,但仪态姿势美妙非凡,她青丝轻挽,遥对着那片竹林,一条手臂向后微微撇去,手臂上环缠着一条粉红的丝带,映衬得手臂上肌肤莹白似雪。仕女步履细碎轻盈,体型纤细苗条,让人忍不住想要看看她的面容。钱圣贤呆呆看得出神。忽然门童来报,说有知府胡明大人来访。钱圣贤赶快藏好画轴,整顿仪容,到前堂迎接胡知府。
     宾主落座,寒暄已毕。胡知府发言:“鄙人听说钱兄儒雅端方,喜欢收藏古玩字画,室中收有不可多得之珍品,今日造访,可否借弟一观,以全小弟仰慕之情?”钱圣贤赶忙起身,嘴里说道:“哪里,哪里?”一边引胡知府到书房,将平素自认为得意收藏奉出,供胡知府欣赏。那胡知府翻看几副之后,神情沉静似水。钱圣贤不知所以,正思虑间。胡知府忽然叹了口气,说道:“告扰了,今日尚有他事,容日后再到贵府讨教。”神色似乎悒郁不乐,钱圣贤心情一下沉重起来。赶忙打躬作揖:“大人,我这里都是凡品,难入大人法眼。还有一幅画轴,因送书店装裱,自觉还有一点意思,等明天取回,再请大人观瞻。”
     胡知府微微一笑,道一句如此叨谢了,便行告辞。
     你道为何钱圣贤不直接奉上画卷?原来钱圣贤发现画卷有一处瑕疵,加上要讨知府高兴,便打算将《仕女图》装裱后再送给胡知府。
     知府走后,钱圣贤便找出画卷,让门童携了,来到太平县城最大的书画装裱店——全兴装裱店。接待他的是一个眉清目秀的小伙子,大约十七八岁。钱圣贤问他师傅哪去了,他要最好的师父来装裱,因为兹事体大,如有差池可能要遭遇横祸。小伙子淡然一笑,说道:“客官请放心,师傅云游他乡,这里的业务都是我做的,到现在还没有出过差错。”钱圣贤稍一迟疑,问道:“你能否书写?字体如何?”小伙子不答言,取出笔墨,铺开宣纸,随手写了“太平”两个字,果然字体遒劲,笔势非凡。钱圣贤暗暗惊奇,想不到小伙子年纪轻轻,功夫竟然如此老到。对小伙说:“我收得一幅古画,但题画人未留题跋,现让你题写,务必仔细!题好后做成陈迹,然后装裱,明晨我来领取,切须完成!”小伙子点头称是,于是开具收据,办好手续,钱圣贤回府等待。
     第二日清晨,钱圣贤漱洗一新,打桥来到全兴装裱店。昨天那个小伙出来迎接,拿出画卷。钱圣贤打开画卷,心里啧啧称奇。《仕女图》经题跋装裱后,既不显丝毫痕迹,仿佛与原作浑然天成,又与画面交相辉映,相得益彰。钱圣贤非常满意,用最好的盒子包装好,给了工钱和赏银,便乘轿赶往胡知府处。
     到了胡知府府第,门人呈报后,钱圣贤携画进入书房。二人屏退左右,发盒取画。胡知府在打开画卷的一瞬,眼睛突然明亮起来,一下就被画面深深吸引。钱圣贤暗暗高兴,知道这幅画收到了效果。
     欣赏良久,胡知府把画卷卷起,仍似意犹未尽,连连赞叹:“真是好画啊,真是好画……”钱圣贤赶紧趋前说:“大人如果喜欢,就留下吧!”胡知府看着钱圣贤道:“这恐怕不妥吧,我岂能夺老兄之爱呀……”钱圣贤说“哪里,哪里,此画在我手里,那是暴殄天物;如入大人之手,那才是物归其主啊!大人无须推辞,属下尚需大人提携呢。”胡知府略一思索,说道:“老兄盛情,却之不恭,我且收下观赏几日,日后自会相还……”钱圣贤满意而归。
    第二日,钱圣贤从好梦中醒来,想到得意处,不禁心花怒放。忽听门外喧哗之声。刚要喝问,只见管家匆匆进来,未及禀报,一群公差涌了进来。为首的何捕头见到钱圣贤,双手一拱说:“钱大人,小人奉胡大人之命,请大人速到知府衙门一趟,望大人原谅小的不恭了。”说罢,有两人上来架住钱圣贤。钱圣贤又惊又急,欲问端详,被何捕头一句“大人所遣,小的不知”顶回,只得随了众公差,披了枷来到知府公堂。
    胡知府端坐公案之上,面沉如水。钱圣贤上前叩拜,欲待询问,只见胡知府惊堂木一拍,喝到:
    “下面可是钱圣贤?”
    “正是下官,我……”
    “大胆钱圣贤,你可知罪?”
    “下官不知,请问身犯何罪?”
    “我问你,你可曾花钱买官?在职时又不思报效朝廷,枉自用权,谋取私利?又贿赂上司,钻营官途?……”
    “这,这……”
    “哼,如今你还有何话说?”
    “下官知错,捐官实朝廷恩典;自觉为官任上,并无大过;至于贿赂上司,只是……”
    “只是什么?送送古玩字画是吧?”
    “下官不敢……”
    “好,我让你弄个明白!”说罢,胡知府从案上掷下一物。钱圣贤一看,原来是自己昨天送给胡知府的字画。
    “你打开看看吧!”
    钱圣贤打开画卷,大吃一惊,《仕女图》上只有一片幽幽的竹林和仕女图三个字,仕女和题跋一概不见,留下的是大片的空白。
    钱圣贤知道大事不妙,然而不知从何说起,拿起画卷,疯狂的撕扯起来。
    钱圣贤因买官行贿罪被判发配陕西,路途迢遥,山水穷恶,一直养尊处优的钱圣贤哪里吃过这等苦,加上苦闷惊吓,不久就身患重病,瘐毙于途。
    傍晚,在太平县的大道上,一个眉清目秀的小伙子,正风尘仆仆的赶路,原来他是去祭拜自己的父亲张常德的。他背上的书箧中,有一幅字画,正是那卷《仕女图》。而钱圣贤拿给胡知府的《仕女图》,是他用磷墨画成,当钱圣贤请他装裱时,他用醋融涂抹,当醋融两日后风干,画就自然消失了,为了这一天,他不知已经等了多少个日夜……

指导教师:汪光彩
 

分享到:
最新评论(0)  我要评论
我要评论
登录后才能发布评论。  登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