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地址: http://thxcxx.3xy.com.cn
作文诞生记

 

笔尖,已经在纸的上方停驻许久,被墨水染黑的纸已有一大块,我却还在犹豫:写什么?
再次把目光投向窗外,仍是那百年不变的景物:一座高大的钟楼,几株松树那纤细的腰吃不住那阵阵的风,任着风的吹动而摇摆,似乎在无声地嘲笑我。
耳边,仍回荡着妈妈的声音;看钟表,手心里再一次渗出了汗:写什么?
我看着那紧闭的卧室大门,担心它会突然打开,随后走出来的是带着危险的妈妈。     
家里,仍是寂静无声的,在时间的飞逝中,火药味也在静静的充满着整个房间,我再一次质问自己:写什么?
心中的灵感也不知道溜哪去了,只知道,随着时间的逼近我已经身处绝境。
眼睛,已经不受控制地四处扫射,似乎在妈妈来到之时为我找到一些事物,或最早发现危险的到来为我预报,并不时地问我:写什么?
许久的安静已经让我沉不住气,我却只能随着时光的飞逝而坐以待毙。
手心,仍紧紧握握那支笔,却不知从何而下。汗,一次次的干,又一次次的出,似乎在问我:写什么?
我把求助的目光投向了坐在那儿木桩似的看书的爸爸,可惜他瞧也不瞧我一眼。
大脑,以每秒100圈的速度旋转着,不时向我提供一些土得掉渣的素材,终究被我否决。显然,它也厌倦这样的生活,不时问我:写什么?
“嘎吱——”那扇代表恶运的门已经打开,满面怒容走来的母亲一点也不可怕了,因为我的思想,已构成了一篇最好的素材!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  (指导老师:殷根娥)
 

分享到: